· 2018-3-26
我校召开2018年外事工作会议
· 2018-3-26
学校召开基层党委书记例会
· 2018-3-26
智能化无人机系统关键技术
· 2018-3-26
中诗西译的诗韵格律与文化意涵
· 2018-3-26
艺考不易考 彼岸在何方
· 2018-3-19
军训日记
    ·深圳大学主页  
    ·深圳大学报电子版  
    ·多乎哉二手书网  
    ·荔园晨风  
    ·深大义修组  
徐莹:绝艺体方圆 秀慧自天然
———记深圳大学围棋副教授徐莹

郑境锋 何泽明

2018-3-19

  

       “纹枰,手谈之际,退烦乱,削焦枯,黑白手谈,痛快沉着,儒者趣向。”围棋在大多数人眼中只是一项高雅的“趣向”,但在她看来,这是一项付诸自己三十三年韶华、并在今后依然值得托付的事业。堪堪棋事,浮沉三十三年,她见证了中国当代围棋的发展与变迁。她是深圳大学围棋副教授徐莹,集多重身份于一身,从所向披靡的擂台到万众聚焦的舞台再到诲人不倦的讲台,她不断进行不一样的人生尝试,但一切一切又均“莹”绕围棋而展开。


棋缘之始

闻所未闻 到挚爱一生

      徐莹一家当时住在什刹海的前海西街,紧挨着什刹海体校。徐父恰巧认识当时体校围棋教练翟燕生老师,又听说小孩子学棋对将来学习有好处,便把她送进了体校,徐莹由此进入围棋的世界。在此之前,她并未接触过围棋:“我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围棋,摸都没摸过,听都没听过。”学棋需要安静和耐心,而徐莹性格好动,喜欢像男孩子一样到处爬高,为此还被徐父狠狠地打过手板子。即便这样,徐莹依然在队伍中表现出色,老师们也很喜欢她,认为她“下棋的感觉很好”。
  徐莹虽然贪玩,不愿老老实实坐着学棋,但学棋的确给她带来了许多的乐趣:在什刹海体校学棋期间,徐莹可以得到各种点心零食,还可以穿着印有“北京市什刹海业余体校”的衣服回到学校,赢得周边孩子钦羡的目光。由于学棋是很“烧脑”的活动,家中会把好吃的东西留着给徐莹“补脑子”。这些好吃的好穿的也是吸引徐莹不放弃围棋的一大原因。四年间,她几乎没落过课,无论刮风下雨。
  十二岁的时候,徐莹以北京市少年比赛第二名的成绩被北京队教练杨晋华相中:希望她进入围棋队当一名职业棋手。在当时,很多人都认为下棋是不务正业,不会有什么出息。当时徐莹在学校成绩很好,而下棋会占用她大量学习时间,的确会耽误成绩,徐莹面临着人生一大选择难题。但在翟老师的建议和家人的支持下,徐莹最终选择成为一名职业棋手。
  进入北京围棋队,徐莹拿到了58.5元一个月的补贴,这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目。回忆起当年,徐莹还是一脸的自豪———毕竟小小年纪就可以挣到钱,为家里减轻负担,还可以请全班同学吃冰棍。在八十年代初学棋,和今天学棋是截然不同的事。社会经济发展,学棋成本相应提高。“一年十几万上下是很正常的事情。”她说,“每个时候有每个时候的不容易。”
弈手生涯

几多欢喜  几多愁

       在学棋期间,徐莹不断在什刹海的家与棋院两地辗转。从北京队到后来进入国家队,她得到了许多前辈的指导,特别是杨晋华和马晓春老师,也认识了很多一起长大的棋伴:常昊、邵伟刚……这些人都对徐莹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影响。徐莹经常跟着大伙一起去全国各地打比赛。“也借此把全国各省级行政区都游了个遍。”
  到了1990年,徐莹开始迎来围棋生涯的爆发点。先以全胜佳绩一举夺得中国女子名人战冠军。“那是我第一次拿到冠军,也是最开心的一次,拿到了奖金,我马上奖励自己一件衣服。”徐莹回忆起这件事笑道。后来徐莹职业棋路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分别在1993年、1995年、1997年、2001年、2004年拿到中国女子团体锦标赛冠军,并在1997年、2000年、2004年斩获中国女子个人锦标赛冠军,其他的奖项更是数不胜数。
  职业围棋是一项极其残酷的竞技运动,棋手所承受的压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在第四届正官庄三国女子擂台赛中,徐莹因为紧张连续几晚未能入眠。圣诞节那天,徐莹在与韩国副主将尹映善对决胜出后疲倦异常,丝毫感受不了胜利的喜悦和节日的欢乐气氛。说到如何缓解紧张情绪,徐莹会通过购物去分散注意力从而达到舒缓的目的。因此她一度被媒体称为“购物狂”。
  棋手对局,一子之丧,满盘皆输。这不仅影响到个人和集体,甚至会影响到国家荣誉。丧棋之痛,痛莫大焉。当问起徐莹印象最深的棋局,她首先想起的是她丧子输棋的比赛———1993年全国女子个人赛徐莹对叶桂的倒数第二盘。那也是最后一次给女子名额参加男子世界大赛。“我本来胜利在望,能半目赢。结果没注意对方粘劫收后,反被对手赢了半目。”这使徐莹错失了与参加男子世界比赛的机会。时隔多年,徐莹对当初的失棋还难以释怀。
  “当时毕竟还是孩子,缓几天就没事了。但05年的正官庄杯就真的让我至少半年都缓不过劲来。”徐莹说的是她在2005年1月正官庄三国擂台赛输给韩国主将朴正恩的那盘棋。当时徐莹棋势一直压制着朴正恩,解说都认为这盘棋跑不掉了,徐莹的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围棋号称“千古无同局”,棋场千变万化,一子之错、一念之差都会使结果截然不同。在正常收官即可获胜的情况下,徐莹进攻对方,结果被对方盘活,反而亏了许多目数,最后输掉比赛。“当时我不知道怎样的冒出了一个带有表演性质的念头,就想把对方那块棋吃掉。”徐莹摇头叹气继续说道:“这盘棋结束后,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
  “赢半目和一百目是一样的,赢下来才重要。”对于职业围棋来说,胜负有时候极其重要。很多棋手的职业生涯很可能就毁在某一盘棋上,从此一蹶不振。对此,徐莹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对一个棋手来说,甚至对每一个人来说,站在不同的高度,你会欣赏到不同的风景。站上不去,就永远看不到了。”
讲棋之声

围棋的再创作

       “棋下得好不代表能把棋讲得好。”徐莹说。“华以刚老师把讲棋理解为‘围棋的再创作’。”对于再创作的困难,徐莹深有体会。1991年,徐莹受北京电视台邀请,第一次讲棋,讲解的是1990年中国女子名人赛决赛,也就是她取得全国冠军的棋局。尽管讲自己下的棋,徐莹依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看镜头,以及讲棋的节奏和关键,语言组织能力也有所欠缺,也不了解观众想听什么,甚至不懂得要化妆。”徐莹回忆道。此后,为了讲好棋,徐莹把家人录制的每场讲解视频都细细琢磨,从语言到表情,甚至摆棋时把手放下的瞬间动作也成为不可忽视的细节。在她看来,手随意放下的动作一经镜头放大,会让观众觉得不雅。围棋解说既要表达自己的观点,让观众有所收获,还要保持良好的形象。在讲棋的过程中,徐莹愈发感觉讲棋是技术和文化属性结合的艺术。在提升讲棋水平、增加相关知识的迫切需要下,徐莹赴往北大进行文化学习。
  徐莹的讲棋经历里还有一个人绕不开,那就是华以刚。“遇到好老师很重要。华以刚老师很尊重我,没有把我看成晚辈,而是当作搭档对待。”徐莹说。在合作过程中,两人经常一起看讲棋录像,学习讲棋技巧,分享各自了解的围棋文化,探讨各自听到的生活趣事等,配合日益默契,最终成为围棋解说界公认的“黄金搭档”。2017年5月,柯洁大战阿法狗的比赛,两人依旧作为搭档进行了一场解说。如今,许多棋赛解说仍能看到徐莹的身影,对她而言,讲棋不仅是工作,更是推广围棋的重要手段。
棋落深大

荔园学子的良师益友

       方尺棋盘上,每一步棋都有棋手的打算。而人生的棋局中,“落子”深大,对徐莹而言则像是“意外”。2011年,徐莹决定离开事业所在地北京,到深圳与家人团聚。而成为围棋老师,并不在徐莹计划之内。可是,正如棋局会随时变化,计划也会改变。“章必功校长也很爱围棋,他下棋有个外号叫竹叶青,意思是逮着谁就咬谁,喜欢逮着别人下棋。他得知我到深圳后,就邀请我来深大讲棋。而且在北大读书时,我也有过在大学当老师的愿望。”徐莹说。就此,两人一拍即合,徐莹也“意外”成为深大的围棋老师。凭借以往讲棋以及在北大清华开设围棋课的经验,加上学校的支持,徐莹在深大的教棋道路上没有碰到太多困难。
  尽管徐莹不是第一次迈进大学课堂,但她在深大有不一样的感受。世界冠军的荣誉不影响她与学生成为朋友。“我喜欢教深大的学生下棋,我们可以相互理解和交流,不像教小孩,更多时候是哄他。”徐莹坦言道。“深大的学生像朋友一样,给过我许多感动。”一次,徐莹得了慢性咽喉炎,有学生在短短的下课期间专程给她带来温水和切片的柠檬,告诉她温柠檬水对咽喉有好处,然后又赶回去上课。这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黑白世界里,徐莹手持折扇,从容、细心地讲解围棋术语、技巧,带领学生行走其中。“围棋术语里管这叫‘打吃’、”“这个地方可以‘扑’达到紧对方气的目的、”“这个棋形叫‘弯四’,是必活的棋形”……回到色彩繁杂的现实世界,她则把方尺黑白中的感悟与学生分享。棋手生涯里,徐莹经历过太多的困难,这些都成了最好的教材。人生如棋,会不停面临选择和判断,你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正确与否,因而可能陷入迷茫和困境之中。正如徐莹所说:“围棋当初下得好不一定一直好,坏不一定一直坏,生活亦是如此。”与棋相伴多年,徐莹对围棋的感情愈加深厚。她希望围棋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能得到更好地传承,让年轻人在学习外来文化的同时不忘根、不忘本。今天,深大围棋课成为热门课程之一,让她受到鼓舞。“我经常和朋友感慨:‘看到许多年轻人喜欢围棋,咱就放心了。’”徐莹笑道。

  
 
 
COPYRIGHT (C)2009 http://www.szu.edu.cn/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内统一刊号CN44—0825(G) (中国深圳)《深圳大学报》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