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3-26
我校召开2018年外事工作会议
· 2018-3-26
学校召开基层党委书记例会
· 2018-3-26
智能化无人机系统关键技术
· 2018-3-26
中诗西译的诗韵格律与文化意涵
· 2018-3-26
艺考不易考 彼岸在何方
· 2018-3-19
军训日记
    ·深圳大学主页  
    ·深圳大学报电子版  
    ·多乎哉二手书网  
    ·荔园晨风  
    ·深大义修组  
为了不能忘却的阅读

梁淑君 郑燕玲

2018-3-19

  

    “若无书籍,文明必死,短命如人生。”老普林尼在《自然史》中如此写到。书籍是人类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人因阅读成长,于一城市、一民族、一国家而言,亦然。
  当人类步入尼尔·波兹曼所言的“娱乐至死”时代,阅读的本真会否被遗忘?
  刚刚过去的11月是深圳第18届读书月,透过这个历经18年刚刚成年的高贵坚持,我们追溯过去、展望未来,追问阅读的生命力依旧如昔否?


一个人的浅唱
    阅读是一条长河,在每代人的生命里奔流,未曾停息。于部分人而言,阅读是生活的部分,早已铸入灵魂。
  《人民日报》1986年12月14日第三版刊载过一则消息,其标题为《请听北京街头书摊小贩吆喝声“李泽厚、弗洛伊德、托夫勒……”》,其中写道:“近几个月销得快的书籍有《宽容》、《海明威谈创作》、《中国古代思想史论》、《美学的历史》等。”若将时光倒流至上世纪后期,在那个休闲娱乐方式单调的年代,阅读是真正属于全民的狂欢。人文学院的谢晓霞老师是这场狂欢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小时候家里书不多,有什么就看什么,看《史记》、《汉书》,也读《增广贤文》、《绣像本红楼梦》和《七侠五义》等等。那时家里还给我订两份报纸,一份是《少年文史报》,一份是《语文报》。”谢晓霞从小就博览各类史书典籍以及当代作品,这很大程度上受她在中学当语文老师的父亲的启蒙。在她尚未认字的年纪,父亲就教她背《三字经》、《百家姓》和唐诗宋词……这些古代经典陪伴谢晓霞度过童年时光。若儿时的阅读经历如蹒跚学步,谢晓霞长大后的阅读历程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她乐在其中。“我上大学的时候,街头巷尾的老百姓都知道李泽厚是谁。”谈起上世纪80、90年代的阅读热潮,谢晓霞仍记忆犹新。当时图书出版业远不如现在发达,有些书只有某些书店有,大家买书都要专门跑一趟书店,还会争相传阅各种书。“大一时,我有个同学买到了日本学者桑原武夫的《文学序说》。我特别想知道日本学者如何论文学,就专门跑到那个书店,结果那本书售罄了。我跟同学商量,让她看完借我看,我借《美的历程》给她。”


  伴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新的千年来临,阅读的故事亦在悄然发生变化。韩寒、郭敬明、八月长安等人是成长于世纪之交的年轻人绕不开的回忆。经济学院的大三学生汤洽弘在中学时代是八月长安的书迷,也喜欢看当时流行的杂志,比如《最小说》、《萌芽》。“那时候大部分的零花钱都拿来买杂志了,家里的杂志堆得像山一样高。”感受过青春文学的“疼痛与温暖”,汤洽弘更爱阅读近现代的文学作品。三毛与王小波是她比较喜欢的作家,“他们身上都有一种吸引我的浪漫情怀。”
  传播学院的大一新生林馨怡亦是一名书迷,她在牙牙学语之际即开始认字。在她童年时代,父亲几乎每周都会花费半小时的车程带她去书店阅读,她去书店的习惯延续至今。在林馨怡的印象中,她从未读过“青少年版”的名著,阅读的第一本书是列夫·托尔斯泰创作的经典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在她中学阶段,《茶花女》、《巴黎圣母院》等世界经典名著是她的掌中宝,“小时候读这些经典读的只是故事,最近我在重读这些名著,会联系作者创作的背景,边读边思考。”
  相对于上世纪娱乐方式的单一,90后的年轻人享受着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电脑、电视等科技产品的普及颠覆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近来,kindle的风靡与“微信阅读”、“QQ阅读”等手机APP的流行也在改变着人们的阅读习惯。汤洽弘和林馨怡都在手机里下载了“微信阅读”这个APP。不同于厚重的纸质书,手机阅读APP可以随时随地打开,为阅读提供了便利。“有时候等车无聊的时候,我就会翻一翻电子书,也算是利用时间。”汤洽弘补充。
  但在这股洪流的来袭下,隐患也不容忽视。“有时候,我像在跟微信抢学生。表面上,科技给我们提供自由,但实际上把时间切割,让人很难深入思考,而且会让人处于躁动匆忙的状态。这种匆忙实际是无事忙。”谢晓霞老师阅读首选纸质书,再是电脑,迫不得已才用手机。她认为,电子产品所呈现的内容是图片化的,非文字的,一扫即过,浏览后只停留在“知道”的层次。同样,虽然享受着科技带来的这种便利,林馨怡和汤洽弘也不免带着忧虑。在用手机阅读之时,总会有信息弹出,影响阅读的体验,“一目十行”后转眼就忘……种种有待解决的困惑表明电子阅读仍有漫漫长路需行。
  但无论方式如何更改,阅读的习惯不曾更改,谢晓霞说道:“时间久了,阅读就是生活的一部分,阅读不仅是知识的获取,也是自我管理、认识、表达能力的培养。”


一群人的争鸣
       一个人的阅读为独唱,一群人的阅读则是争鸣。以阅读之名成立的荔鸣读书会志在为每一个不甘于独唱的深大学子构建一个争鸣的平台。由校园诗人朱增光于2013年12月创办至今,荔鸣读书会已在不知不觉间走过4个春秋。
  11月26日晚,第十八次荔鸣读书分享会在师范学院的A308教室里举行。20多名同学围坐一起,分享阅读李泽厚《美的历程》的感想,做一次美的巡礼。“我觉得整本书的结构类似‘进化论’”、“我反而认为像是一个小孩长大成人的过程”、“上周,我到博物馆看青铜器,再来看这本书,觉得很震撼”……各个同学用自己的所思所想与他人进行交锋,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大家一开始都稍显拘谨,到后来则争相发言,这令荔鸣读书会的负责人劳秀汶慨叹:“有种孤独之时,大家相互抱着取暖的感觉。”
  荔鸣是校内为数不多的读书会,从创办之初的火热到现在遇上寒冬,这群人仍在坚守大学校园内的这片精神阵地。“读书会的内部人员沟通不畅是问题之一,大环境的发展趋势影响更大。读书虽然是私人的事,但只有与别人交流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负责人劳秀汶凭着责任与热爱扛起了荔鸣读书会的重任。虽然荔鸣读书会尚不能重回当年第一届时邀请名人回校开讲座、举办各种沙龙活动等的辉煌,但在重重困境前,荔鸣读书会亦在努力让自己不被时代所淘汰。“我第一步就是找老师引导同学进行分享。”劳秀汶说道。
  师范学院的林训涛老师是本次读书分享会的嘉宾,除了交流读书心得外,林训涛还与在场同学分享了他于深大读研究生时的阅读经历。本科期间,林训涛所学专业与文学关系不大,到了研究生阶段,当导师第一次给他开长长一串书单时,他十分兴奋,开始如饥似渴地阅读。“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吃完早餐就到北图书馆门前背单词,然后第一批进入北图看书,中午不回宿舍,吃饭后继续阅读。就这样一天天下来,我不是吃饭、睡觉就是看书,感觉自己有了质的变化。”回忆起那段时光,林训涛仍十分怀念,“每当我翻开当时做的笔记,都能够感受到思绪的跳动。”因此当劳秀汶邀请他来参加本次读书会时,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在提倡阅读这一点上,荔鸣读书会并不孤独。校内许多社团组织都会定时地举办内部的读书分享会,《深圳大学报》正是其中一员。11月3日,《深圳大学报》编辑部举办了本学期的首次读书会。校报的办公室不大,聚在一起的人不多,但当大家谈论着萨特的《厌恶》,分享一本又一本珍爱的书籍时,似是在用灵魂倾听另一个灵魂,似是在穿越时空和世界对话。“最近在看《浮生六记》,沈复将妻子陈芸描写得十分可爱”、“王小波的情话特别动人。文字不算精致但内心善良柔软”、“我现在能做的,只是顺着《厌恶》的情节走,串成我能理解的故事,体会主人公的情绪”……你一句,我一言,话语中的思想从分享者的躯体里窜出,窜入并流动于听者的灵魂。
  将目光延伸到西丽校区,你会看见阅读的脚步未曾停息。11月22日,西丽校区第八期读书分享会在山楂树205室微书吧如期举行。来自西丽校区、后海校区的十多位同学聚集在此,畅谈阅读。
  来自医学院的吴同学分享了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以及书中一句最喜欢的话,“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李同学、王同学、为大家带来了两个爱情故事,分别是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雷蒙德·卡佛的《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在故事分享中,大家逐渐打开心扉,畅所欲言,探讨爱情、生活、性别思维差异等问题。
  读书会会结束,但阅读的长河仍在继续流动。


一座城的坚守
       若把读书会看作是一群人的阅读盛宴,深圳读书月则是属于一座城市的阅读浸润。深圳,一座只有37年建成史的年轻城市,却坚持举办了18年的读书月活动。
  2013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别授予深圳“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以表彰深圳坚持不懈推动国际化建设和全球文化交流合作,尤其在推广书籍和阅读方面为全球树立了典范。深圳读书月的两个理念“让城市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和“实现市民文化权利”入选“深圳十大观念”,2016年6月还被评为“深圳十大文化名片”。
  据官方统计,十七年来,深圳读书月共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 6600多场,邀请专家学者210余位,向希望小学、深圳青工书屋捐赠爱心图书总价达2100多万元,塑造了深圳读书论坛、年度十大好书、温馨阅读夜等许多知名品牌活动。参与人数从首届的170多万人次上升到第十七届的1300万人次。
  历经18载的春秋,卸下外在的光环,深圳读书月展现的是这座年轻城市内里沉淀的袅袅书香。走进深圳各大书城,眼里可见的是席地而坐的人群,或是年轻父母和儿女,或是头发花白的老者,或是稚气的学生。在这里,无论年龄、身份,他们皆是好书之人。书城虽显拥挤却并不嘈杂,每个人手捧一本书静静阅读。深圳书城的人数之多堪比各大商场。读书月特别顾问、北大教授谢冕把深圳读书月比喻成“市民的文化狂欢节”,他说:“深圳总像磁石一样吸引我来到这里,我喜欢深圳的文化氛围,市民读书的热情感染着我,他们把读书作为光荣而快乐的事情,我深深为之骄傲。”
  “深圳读书论坛”是深圳读书月的重点品牌活动,本届亦不例外。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于11月11日在深圳中心书城南区大台阶为深圳市民带来主题为“民间艺术对我小说创作之影响”演讲。当天下午1点左右,距离讲座开始还有2个小时的时间,深圳中心书城南区大台阶早已排了长长的队伍。在讲座中,莫言坦言获奖后下笔变得更谨慎。他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心得,他认为小说是有生命力的,同时,艺术都可以从民间找到源头。
  著名作家毕飞宇亦于11月26日在深圳中心书城与现场书迷进行交流,“我在其他地方都从来没有建议过坐下来听我讲话的人写小说。但在深圳我想把这句话反过来说:我建议深圳喜欢文学的朋友有空把笔拿起来。”他对深圳的文学作出如此鼓舞人心的回应,“我觉得深圳会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我不知道这个作品是什么,也不知道写这个作品的是谁。但我相信当一个地方的经济、文化、科技得到巨大机遇的时候,文学不会得不到机遇。深圳一定会有石破天惊的作家和作品出现,会成为新时代文化的标志,我们一起等。”此外,刘大任、李敬泽分别在11月12日、25日在深圳图书馆作了主题演讲;12月3日,张抗抗、王京生、樊希安3人共同参与特别专场“在历史的天空下-城市与阅读”高峰论坛对话。。
  12月来临,为期一个月的读书月会落幕,但阅读与城的故事却仍在继续。这些故事,流淌在深圳的每一个空间,在书城、在车站、在地铁、在校园……阅读是深圳的清香。

  
 
 
COPYRIGHT (C)2009 http://www.szu.edu.cn/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内统一刊号CN44—0825(G) (中国深圳)《深圳大学报》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