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3-26
我校召开2018年外事工作会议
· 2018-3-26
学校召开基层党委书记例会
· 2018-3-26
智能化无人机系统关键技术
· 2018-3-26
中诗西译的诗韵格律与文化意涵
· 2018-3-26
艺考不易考 彼岸在何方
· 2018-3-19
军训日记
    ·深圳大学主页  
    ·深圳大学报电子版  
    ·多乎哉二手书网  
    ·荔园晨风  
    ·深大义修组  
艺考不易考 彼岸在何方

周玉荣 谭一婷 江睿安

2018-3-26

  

2018年艺考刚落下帷幕,报考人数再次刷新了记录,仅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这四所院校的艺术类专业的报考人次就远超15万,而其招生人数累计2000人左右。如今参加艺考,不但要面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竞争压力,专业考试的难度也在升级,各种刁钻的难题层出不穷。与此同时,各大院校还强化了对报考人文化成绩的要求,艺考不再是“低门槛上大学”的代名词。譬如今年,上海戏剧学院对于表演系考生语文、英语两科的分数要求,就上调至100分以上(满分150分)。在大众的刻板印象中,艺术生的生活丰富多彩,不用像普通学生一样坐在教室里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然而艺术生也需要披荆斩棘,度过重重关卡,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本报记者 周玉荣 谭一婷 江睿安

没那么简单

    提起“艺考”,或许很多人都会想起高中时班级中突然“消失”了半年的一批同学:他们有些才华横溢,有些表现平平,有人为艺术类考试备战多年,也有人“半路出家”,企图用短短数月拼出一个未来。当文化生的笔尖于纸面窸窣作响的同时,艺考生们也在以另一种形式朝着理想迈进。
  2016级金钟音乐学院流行器乐演奏爵士鼓专业的陈嘉燕自小与钢琴、舞蹈结缘,高中伊始便决定参加艺考,虽然亲戚们都说学艺术没有前途,但是父母一直都很支持她。“从小到大无论我做什么父母都会全力支持,总是说只要我不会后悔就去做吧。就像我现在纹身一样,爸爸也很尊重我”。陈嘉燕坦荡地亮出手臂上的三个纹身,笑起来张扬又自信。为了时间安排能更自由,陈嘉燕没有像多数人一样参加集训,而是选择自己“单飞”,每天辗转于广州的天河、番禺和珠海三地,只为上专业及乐理课。“真的很累,但是钱都花了,总不能不坚持下去吧。”陈嘉燕回忆起备考的时光,露出了一丝痛苦,但转眼间这些痛苦就被她爽朗的笑声击碎了。
  “成绩不好,就去学画画了呗。”2015级师范学院美术系版画班的侯爱林,穿一身黑,绑着小辫,操一口纯正的东北腔,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羁。他回忆当年参加艺考的点滴:“1月份的东北不像南方,脚下是厚厚的积雪,一个人背着十几斤的画袋到考场,刚到那儿手根本握不了笔,要等二十分钟才能让双手重新暖和起来!”

  艺考不易,但侯爱林视之为修行,从未想过放弃,最后的结局自然是天道酬勤。
  对于2016级影视戏剧专业的焦蕊来说,走上这条道路是一个意外。高二下学期的一个晚会上,焦蕊上台表演了一个小品,恰巧被台下一位表演老师“相中”,问她是否有意愿参加艺考。因为自小就对表演感兴趣,焦蕊和爸妈商量,就决定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在培训班里,她经历了为时一个多学期的高强度训练,“那时候整个人都是绷紧的,连生病都不敢。”焦蕊每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9点结束训练,除此之外还要利用剩余的时间练习作为特长项目的水袖舞。应了那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考试前夕,焦蕊不幸崴了脚,“我没有退路,不能败在最后一刻。”即使当时的她需要靠同伴背才能下楼,但训练仍在照常进行,在这个节骨眼上,焦蕊不允许自己退缩。然而,刚刚结束专业课考试后接踵而至的便是文化课的复习,焦蕊原本是一名理科生,距离高考3个月不到时却决定弃理从文,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要不是艺考,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的极限在哪里。”第一次离开父母去集训的经历让焦蕊瞬间成长了。对陈嘉燕来说也是如此,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箱飞去四川参加考试,在知道事先预定的房间被他人高价夺走后倍感无助,却在青年旅舍遇到了一群“同命相连”的宿友,一趟艺考让嘉燕变成“大人”了。

听听我说的吧

    对于艺术生的大学生活,我们常常是雾里看花,一窥得其中的光鲜亮丽、轻松自在,便以为自己看到了全部。但真真正正对自己负责,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的艺术生也不枚胜举。
  张一鸣是师范学院旅游文化系大二的学生,他在高一时曾有过参加钢琴艺考的念头,可是这一丝想法,在参加艺考花费大、将来就业面不广的现实问题上,断弦了。这根弦,在大一下学期,又重新接上了。进入大学后,张一鸣参加了一些音乐社团,认识了很多喜欢音乐的人,对音乐的理解更深刻了。“我不再是当年那个以为学钢琴就只能靠弹钢琴谋生的高中生了。”张一鸣聊起自己未来的规划时,说:“我想从事音乐制作或教学工作,现在正利用课余时间去校外上课学习音乐,来弥补自己的不足。”这听上去或许有些匪夷所思,可在张一鸣从容不迫地介绍起自己的时间安排时,你就会发现这并不只是说来就来、晾晾就凉的热血,而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并正在付诸于实践的决定。“当时没能参加艺考是一种遗憾,但现在的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他目光坚定地说道。
  不同的是,焦蕊抓住了艺考这个机会,并将之称为自己人生的转折点。作为表演系的学生,焦蕊的大学生活远没有我们想象的轻松。当大部分同学还在被窝里时,表演系的学生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基本功训练,每周一、三、五都要出晨功,而在其他人回宿舍休息甚至进入梦乡时,他们可能正在为了剧本的排练通宵达旦。就出晨功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专业上的训练,而是要培养学生们“从一而终,风雨无阻”的精神。
  “我大一就没有好好放过五一、十一长假,那段时间基本都有演出训练,一个人缺席都没法完整排练。”每每看到别的专业的同学趁着长假出去旅行,在朋友圈刷着各种定位,焦蕊都心生羡慕。但是,在表演系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自己接的任务,就算跪着也要完成”,因此,他们会选择在放假时尽情玩,但该排练的时候绝不偷懒。
  在学习艺术的道路上,最难的事情是坚持。回忆起当初画人体素描的经历,侯爱林说到,“真的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当时一直专注一个点,抬起头看其他所有东西都是模糊的。”他还告诉我们,上个学期末直到要飞回家乡的那天凌晨,他仍在画室赶期末作业。侯爱林一面说着一面摇头,似乎想把回忆起来的辛酸从脑子里赶走,身体向椅背靠去,仿佛光是想起那段辛苦时光就需要喘一口气。“或许未来的自己不会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但它仍是我一生的追求。”大学阶段的学习不仅让侯爱林在专业领域有所进益,也教会了他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作为师范学院学生会主席的他未来想从事行政方面的工作,他相信,学习艺术促进了自己在艺术造诣、审美等方面的进步,提高的是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同样也能创造出灿烂的未来。
  艺术专业的学生与普通学生在课程安排上也有不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琴房度过的。”记者采访陈嘉燕时,没课的她一个下午都在琴房练鼓。被问到“为什么要学音乐”这个问题时,陈嘉燕直率地说:“赚钱啊!”这看似肤浅的回答,其实是她勇于真实地面对自己,并且为之而努力的表现,“既然花了这么多钱去学习音乐,那么就不应该浪费光阴,辜负爸妈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她将来想成为一名爵士鼓老师,计划大三参加教师资格证的考试。

船票与彼岸

    深圳大学表演系的胡亚光老师自2002年起便参与表演系的招生工作。她介绍道,在全国艺考变革的大浪潮中,深圳大学艺术类考试的考查方式也在不断进步。校考从过去经验中筛选出最能考察考生的环节,三试变二试,大家印象中表演只挑“好脸蛋”的选人标准也在发生变化,越来越重视考生的气质、内涵及综合素养。
  作为今年影视戏剧专业艺考的主考官,胡亚光笑道,“可能受艺考培训机构的影响,今年考场上有很多表演《甄嬛传》、《芈月传》片段的学生,一下子来了好多个’孙俪’。”这些学生特意挑选感情集中爆发的片段演绎,以体现“演技”和感染力,但在胡亚光看来,这种需要大段故事在背后支撑的剧情对还没接受过系统训练的孩子们来说难度过高,反而可能吃亏。
  面对形形色色商业化的艺考培训机构,胡亚光表达了她的担忧。在她看来,艺术是非常个性化的东西,而培训机构基于盈利目的,教的多是流水的、填鸭的应试套路。培训的质量也泥沙俱下,好的培训机构着实不多。还有的学生在机构里“学歪了”,入学后老师们往往要花很大的气力才能纠正,这也是为什么表演系老师们总说“一张白纸是最好的”。尽管很多人都带着培训机构教的“艺考套路”来参加考试,就像今年很多考生希望通过直勾勾地盯着考官的眼睛去展现自己,以此为自己加分的取巧手段,但做了十几年考官的胡亚光说,有经验的老师还是能判断出谁是有资质、有潜力,可以慢慢塑造的预备役演员。
  艺考难度层层升级,文化分门槛的提高颇让各位考生焦头烂额。作为表演专业的老师,胡亚光从长远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总说‘是因为成绩不好才来当艺术生的’,但单单就表演而言,这是对人综合素养要求极高的事情,塑造一个角色,首先得理解他,这使演员得对心理学知识、行为学、甚至历史学有一定了解。文化分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人学习能力、理解能力的反映。尽管提高文化分门槛会让艺考生们更辛苦,但对国家文艺事业的长远发展是好的。”她如是说。作为艺考道路的过来人,陈嘉燕和侯爱林都坦言曾经抱怨过艺考生还要被文化课“摧残”的现实,但经过大学阶段的学习,自己对艺术的理解更加深刻,也慢慢意识到了艺术不是单纯的技术活,需要强大的文化功底作为智囊。“现在会逼着自己多看书,不然作品没有灵魂。”侯爱林没有迟疑,表示了对这一趋势的赞同。
  在深圳,艺术行业尤其是影视行业才刚起步,不像北京、上海已有成熟的体系,在这座城市扎根的艺术生们未来选择也较少。但在胡老师眼中,无论是哪条道路,都不能把养活自己当作从事某个行业的目的,“既然有幸拿到了学习艺术的船票,就要努力追寻哪怕不存在的彼岸。”如果一个人在艺术方面有修养,受到的滋养将使他一生受惠。就拿对表演艺术的追求来说,什么时候能到达彼岸很难说清,但彼岸绝非就是找到一份工作。这位年轻的女老师想告诉学生们的是———“无论未来会从事什么行业都要记住表演系曾强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不要以能否找到工作来衡量自己的价值,也不要拿以后的财富论英雄,贫穷和富裕并不是所有人标准。”
  彼岸遥远,艺考不易,艺术更不易。行舟于艺术之海的漫长航程中,需要不断运用自己的力量划动双桨,才能更接近理想的彼岸。这不仅是对身体机能、意志品质的锤炼,也是一次精神品格的修行。

  
 
 
COPYRIGHT (C)2009 http://www.szu.edu.cn/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内统一刊号CN44—0825(G) (中国深圳)《深圳大学报》编辑部